当前位置: 京报网首页 > 网摘 > 正文

当创业梦遭遇疫情,度小满金融帮影视拍摄公司熬过难关

2021-01-22 16:25

北方网

2019年,曾被媒体称为“中国的vlog元年”,无数视频博主崛起于互联网平台,带动了商业视频的发展。“找网红”“拍视频”日渐成为企业推广的正途,专职从事视频拍摄工作的小微公司们“野蛮生长”。

没想到,一场疫情,浇灭了无数青年创业者的热情。人们突然意识到,这个行业不是有技术、有客户就行,还需要有资金。谁先拿到资金,谁使用资金的效率高,谁才能笑到后面。

今年28岁的郝小辉至今都在惋惜,因对互联网金融缺乏了解,错过了发展期。

郝小辉是大专生,学摄影与制作专业,2013年来北京。毕业后,投简历去老家的电视台,人家看都没看,说:我们只招研究生,最低要硕士文凭。

在老家没机会,郝小辉来到北京,很快被一家大网站录用了。后来才知道,他连正式员工都不算,而是另一家公司聘用,然后放在大网站干活。正式员工一月能拿两三万,他才6000元,每天还要出外活。到后来,摄像师多了,网站干脆把他们编成几个组,编辑喜欢用哪组就用哪组。有了竞争,郝小辉的日子就更难过了,不仅拍,有时还要编,一星期只能休一天。赶上重大活动,连一天都休不了。两年后辞职时,工资依然只有6000多元。

2015年时,网络视频开始热了,一下子冒出很多网红,郝小辉也试过一段,但没什么粉丝。那时已经辞职,特别苦闷。突然想:“我为什么要当网红呢?我可以给网红服务啊?于是,我转去给网红拍视频,虽然没遇上特别红的,但认识了不少有几十万粉的博主。”

2017年,一家居委会听说郝小辉会拍视频,还能在网上推,愿意花点钱让他拍。郝小辉拍完、做完后,找网红们推了一下,播放量一下过了百万。这下热闹了,好几家文化公司来找郝小辉,还有一家大单位联系到他。郝小辉觉得不可思议:你们公号那么有名,每年有几百万制作经费,我能帮你们什么?

那家单位的负责人说:“跟你说实话吧,我们公号做了4年,在全系统中粉丝量最高,但算上僵尸粉,还不到4万。”

郝小辉给拍了一期视频,点击量特别高,这家单位因此成了他的第一个长期客户。2017年7月,郝小辉申请了执照,正式承接视频拍摄业务。当时专业做这个的公司不多,郝小辉的公司和优酷、36氪都合作过,还接了很多政府业务。

“刚开公司,我没经验,对账期不重视。客户预付20—30%就行,结果尾款最快1个月到账,最慢1年才到。政府项目审批严格,肯定会给,但要等得起。看得到钱却拿不到手,好多不错的业务因为没资金,只好放弃了。到2019年时,我们公司的月流水已达20万元,员工也扩充到了10人。”郝小辉说。

就在公司蓬勃发展时,遭遇了疫情,收入降到零。不干吧?那么多账没收回来。继续干吧?实在快赔死了。到后来,只好解聘员工,如今,公司只剩2名员工了。即使如此,房租每月6500元,员工工资每月2万多,压力依然不小。

去年下半年,业务逐渐恢复,可赔了半年多,哪去找前期投入啊?郝小辉抵押了公司的一部分设备,从银行贷了款,可利息太高,用了一次就不敢再用了。找互联网金融,很多平台也要抵押。

去年底,是公司资金周转最困难的时候,好在朋友介绍了度小满,不用抵押,利息还低。正是靠从度小满金融贷到的款,公司做了几单活,年底还发了点奖金。

“说实话,做我们这行,在北京没多少机会。北京的人才太多了,有什么想法,很快就被别人克隆走,一开始没做起来,今后只能半死不活。我要早知道有度小满,疫情前就贷款,先把公司的规模做起来,但现在说这些也晚了。”郝小辉至今仍感遗憾。